????天翼狗万 单场胜负_狗万不能取整_狗万 皇马赛程网www.tyxs.org:

????所有御医都来了,这是一场生死的搏斗,御医在跟死神抢时间。

????宋云谦一直在床前握住她的手,脑子里只想起道长的话,他心底已经绝望了,却还不断地给自己注入希望,他跟自己说,她舍不得他的,所以她会撑住。

????但是,当御医跪在他面前,跟他说,大人和胎儿都保不住的时候,他身子软软一滑,头磕在床角上,顿时血流如注!

????他一直都不知道她怀孕了,他盼了许久,一直想有一个孩子,想跟她生一个孩子,女儿也好,儿子也好,他都不在乎。只要是她生的,他都会视若珍宝。

????但是,他却没有机会看到孩子出生,看着温意了无声息的面容,他的心仿佛掏空了一般,他努力想凝聚自己的思绪,想下一步该怎么走,但是,脑袋里一片散涣,他什么都握不住。

????身边有人扶起他,他下意识地拉着那人的手,他见到镇国王爷宋云罡,他茫然地道:“皇兄,我终于失去她了!”

????宋云罡哽咽地点点头,道:“没事,没事,会有奇迹的,会有奇迹的!”

????宋云谦心如死灰,他继续喃喃地道:“这辈子,无论我爱的还是爱我的,最后都因我而死!”

????宋云罡也掉下了男儿泪,他知道,温意的死对宋云谦是灭顶的打击,他无法接受温意再一次离开。

????诸葛明被急召而来,当他看到全无血色的温意时,一颗心都攥紧了,他二话不说,就上前施救。

????但是,温意毫无反应,脉搏已经摸不到了。

????诸葛明跳起来,一拳打在宋云谦的脸上,冲他怒吼:“她师父曾经说过,如果她继续留在你身边,连命都保不住,你为什么要这么自私?你为什么不能放她离去?你一次又一次地伤害她,不顾她的感受,不顾她的伤痛,你周旋在那么多女人中央,喜欢的时候像唤一条小狗般哄她一下,不喜欢的时候怀疑揣测猜度,宋云谦,你不爱她的话,你就该放了她。”

????“诸葛明,你疯了吗你?”宋云罡拉开他,怒斥道。

????宋云谦定定地看着诸葛明,心如钝刀凌迟,是啊,当初他就知道,她如果继续留在他身边,她会死的,为何他总是那么的自私自负?他以为自己可以改变些什么?

????是他的自私害死了她,是他一直打着爱她的名誉去伤害她。

????他蹲下来,心痛得无以复加。

????如果可以让她好起来,他宁可这辈子都不见她,只要她活着。

????忽然,蓝御医喊了一声,“快看,似乎有呼吸了。”

????众人看过去,果然见温意胸口微微起伏,虽然很轻微,但是清晰可见。

????诸葛明疾步过去,伸手探脉,脉象几不可闻,但是,有脉象。

????“快,继续救她!”诸葛明哑着嗓子喊道,他打开药箱,拿出护心丹,喂温意吃下去。

????宋云谦心底涌起一丝狂喜,小心翼翼地看着她,看着御医和诸葛明在施救,他看到她胸口的伤口很大,很恐怖,鲜血虽然止住,但是血水还是往外下滴。

????他屏住呼吸,唯恐一个深呼吸都会导致局面改变。

????诸葛明让所有人都出去,但是他不愿意走,像木头一样站在床边,静静地望着他此生最爱的女子。

????诸葛明奈何不了他,只得让他继续留下来。

????诸葛明已经喂下几粒护心丹,没什么进展,但是唯一值得高兴的是她的脉搏还能探得到,鼻翼间也能感受到呼吸。

????她还活着,这就是最好的消息。

????宋云谦一直守着她,今天发生的一切,就像一场噩梦。

????连续三天三夜,温意都没有醒过来,但是,脉搏也没有消失,宋云谦守了他三天三夜,不吃不喝不睡。

????诸葛明没有离开,他每天都会喂温意吃一粒护心丹,然后强行喂一些汤水进去,护住她的性命。

????直到第四天,朱方圆领着一名道人来。

????道人瞧着温意那张苍白无血色的脸,轻轻地摇头,“你这孩子,怎么都说不听呢?还记得当初药王让你来的目的吗?你的金针术,是造福百姓的,可你被情爱困住,竟辜负了药王与为师对你的一番苦心。”

????宋云谦听了他的话,泪盈于睫,不顾一国之君的威仪,竟下跪求他:“道长,求您救救她。”

????道长把拂尘一扬,叹息道:“我若能救她,你是否愿意放她离开?”

????宋云谦点头,眼底有悲伤泛滥,“只要她能活下去,我此生不见她也可以。”

????道长点头:“你是一国之君,有你的使命,她穿越千年而来,也有她的使命,我带她走,她会活下去的,但是,你们的缘分,只能来生再续了。”

????道长叹息着抱起温意,脚下生风,竟御风而去了。

????千山扶起宋云谦,哑声道:“皇上,主子走了。”

????宋云谦失魂落魄地看着道长与温意消失的方向,然后拖着沉重的步伐离开。

????此生无缘,来生再续,也是一个美好的愿望。

????只是,他不知道怎么样,才可以让心不那么的痛。

????他站在回廊前,看着繁花开放,耳边仿佛又能听见她清越的声音:“我叫温意!”

????那不是一场瘟疫,她的笑脸是开在他心里的花,永远灿烂,用不凋谢。

????直到他生命止息,灵魂飞散。

????他此生大概都不会这样深爱一个女子。

????或许,爱情才是一场瘟疫。

????宋云谦坐在采薇宫的廊前,他已经坐了很久,自从温意被道人带走之后,他就一直坐在这里。

????心里,从最初的悲伤到慢慢地生出欢喜。

????至少,她没有死,至少,他曾经拥有她。

????他们有过一段此生也无法忘记的回忆。

????廊前落花依旧,只是人不见了,也好,也好,宋云谦心里念着,你走了也好,你不该被皇宫困住,你该有自己的梦想,该有你自己的追求,不能再被我拖累了,和我在一起,你一次又一次地受伤,温意,只愿你此生平安喜乐,再无烦忧。

????“皇上,还回去用膳了!”

????说话的是皇太后新提拔上来的太监总管,路公公,他正躬身候着皇帝起驾。

????“小路子,你以前在哪里当差?”宋云谦没有站起来,却问路总管。

????路公公谦恭地回答:“回皇上的话,奴才之前在内务府当差。”

????“那这采薇宫的家什,都是你命人送过来的?”

????“回皇上,正是!”

????宋云谦站起来,回头瞧了一眼采薇宫的殿门,这扇门,永远只为一人打开。

????“关闭采薇宫,除朕之外,任何人不得进。”

????路总管微怔,随即低头敛眉,“是!”

????宋云谦大步而去,从此,采薇宫没有温意,他的人生也没有温意了。天翼狗万 单场胜负_狗万不能取整_狗万 皇马赛程网m.tyxs.org